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开局就杀皇帝_ 第一百九十一章大乾锐士-

时间:2021-02-05 14: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咸鱼少点盐小说开局就杀皇帝 第一百九十一章大乾锐士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拒鹿郡边境,

    与往日清冷的旷野不同,此刻放眼望去边境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衣甲鲜明,数不清的兵卒陈列在边境之上遥遥望着南地。

    红衣黑甲的凉州铁骑腰悬凉刀手持铁戟脊背挺得笔直,往日懒散模样的郡兵经历战场杀伐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之后,和往日大为不同,便是远远瞧着都有一股子彪悍的气势,和之前没有见过血的模样判若两人。

    郡兵军阵中数百兵卒尤为显眼,皆是全副冰冷的黑色甲胄,背负一把铁胎硬弓,腰挎着一口阔身短剑,斜插着一柄精铁匕首,手中持有一面嵌有牛皮的厚重大橹。

    细细看去不似北境凉州高鼻梁膀上能跑马的粗犷的面孔,反而带着几分南地汉子的稍显柔和的面部轮廓,显然这些兵卒都是从原本的郡兵之中选拔而出的。

    “算算时辰,殿下也快到了。”

    白衣黑甲的少年将军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眉宇间的冰冷也散去了一丝,殿下领着那一万兵卒回到大乾国土时,南征这一仗才算彻底挂上一个句号,自

    “嗯,殿下此去永安到如今已经半月有余了!”

    身旁同样一身甲胄的赵括轻声应道,随后怀中掏出地图细细看了起来,最终喃喃的算着什么,几息之后开口道“上次凉州谍报司的探子传来的消息殿下已经到邻曲城了,算算马力,最多不出半个时辰便到了。”

    “这趟殿下回来,见到赵将军的礼物。”

    “说不得还要吃惊一番!”

    赵括的目光落到了郡兵最前列那数百兵卒身上,随后又游离到骑着高头大马的凉州铁骑上,暗暗比较着,最后一番细致的比较下来后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本将说过要给殿下练一只悍勇之师,讲到底这趟南征你我二人虽然功不可没,可最大的底气还是仗着殿下手中这支骁勇的凉州铁骑。”

    “天下很大,殿下看得很远!”

    “凉州铁骑固然是天下第一等的骑兵可,若是拒鹿郡地形如平原一般一马平川,又何须与之周旋,仗着铁骑之利直接横扫过去就得了,很多地形并不适用于铁骑作战,往后光凭铁骑是不够的。”

    “很早本将便想过打造一只骁勇之师!”

    “原本摸不着边角。”

    “南川郡一役却给了本将莫大的启发。”

    白起看向一旁的赵括喃喃出声。

    “魏武卒疲于奔命数百里,殿下与本将领军以逸待劳,加上凉州重甲铁骑冲阵这才堪堪将其击溃而已,甚至都不能全歼,那一仗之后也让本将才晓得了天底下竟有如此精锐的步卒。”

    赵括苦笑道。

    “所以本将这只新军,要马战步战皆为精通,何种兵器到手也都是一样娴熟,眼下只是一个雏形,往后的日子殿下征战四方,本将这只新军崭露头角!”

    白起轻笑道。

    “赵将军的意思是?”

    赵括的目光停留在了最前方的凉州兵卒身上,言语中有试探的意思,似乎隐隐已经想到了什么东西。

    “新军步卒以胜过魏国精锐步卒为准!”

    “其中精锐之士单独成军!”

    白起顿了顿,

    目光从魏地收回最后落到了身后的凉州铁骑身上。

    “下马步战以胜过魏武卒为准!”

    “上马骑战以胜过凉州铁骑为准!”

    白起低声道,语气很轻,可言语中透着一股子难以言表的自信,正如当初南征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个少年将军能够击退齐国大军一样,可最后他做到了,这次也一样他既然说了,赵括没有理由不相信。

    “白将军这支新军定然名扬天下!”

    “不知这新军可曾定名?”

    赵括很是认真的问道。

    “这是本将赠与殿下的礼物。”

    “自然由殿下命名。”

    “殿下,来了!”

    白起望着远处升起的烟尘轻声道。

    身穿黑金蟒袍的少年郎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视线中。

    “恭迎殿下,回乾!”

    “恭迎殿下,回乾!”

    “恭迎殿下,回乾!”

    白衣黑甲的少年将军翻身下马单膝跪地道,身后无数的兵卒,如同大风吹过倾倒的麦苗一般齐整的跪倒在地,铁甲铮铮,金铁交鸣,远远瞅着便让人心神驰往。

    “好大的阵仗!”

    少年郎拉紧缰绳望着那一张张熟悉面容拍手道。

    前方各路总兵面色微变,

    “不过!”

    “本殿喜欢,有排面!”

    少年郎大笑出声,

    随后数万兵卒徐徐往大营方向而去。

    ……

    如今少年郎从齐都而归,

    也到了班师回朝的时候,

    而大齐割地的南阳三郡如今已经派去少许兵卒接管,往后的日子朝廷自然会给出具体的章程,眼下也不必过多操劳。

    拒鹿郡大营之中,

    余下的兵卒开始出营漫无边际往北地上京方向而去,不知过了多久,原本热闹的拒鹿郡的大营空空荡荡,绵延的粮车缓缓驶出,各类粮草辎重也是有条不紊的运送着。

    一个曹姓的年轻人早在几日之前便赶到了拒鹿郡,带着浩浩荡荡的车马而来,香火情已经结下了,可不去维护总有淡下去的一天,这个道理经商之人很是清楚,毕竟经商和为官一般很多时候将就一个人脉。

    “那边的粮车走快些,别挡了道。”

    “快把那头驴子牵走,他娘的说你呢!”

    曹舍在大营门口卖力的吆喝着指挥者运粮的车队,哪有腰缠万贯一家之主的模样,反而如同寻常丘八一般扯着嗓子大吼着。

    “曹侍郎?”

    骑马而过的少年郎远远望着那人开口道,只见那人猛然低头,在粮车上胡乱抓了一把,然后脸上抹去,转身时那人头发丝上还沾着些许麦穗和稻草,脸上更是满是尘土。

    “殿下?”

    曹得揉了揉眼睛想要挤出几滴眼泪,最后实在干瘪了些,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只得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夸张的大叫道。

    “仗半月之前便已经打完了。”

    “你不在上京为官,为何出现在此地?”

    少年郎望着那人滑稽的模样强忍着笑意问道。

    “这不是估算着殿下快回来了,大军也要班师回朝,南征胜了大破齐魏两军,粮草辎重堆积如山,就好比农忙时,回老家帮忙收谷子,怕这边忙不过来,臣便不请自来了。”

    曹得咧嘴笑道。

    “侍郎的位置,可还坐得习惯?”

    少年郎拉紧缰绳凑近了些看着眼前狼狈模样的曹舍。

    “习惯倒是习惯。”

    “不过臣打小屁股便生得大了些。”

    曹得拍了拍屁股随口玩笑道。

    “尚书那把椅子,如今你屁股还小了点,坐着不稳当。”

    “说不定再等几年说不定屁股就够大了,坐得四平八稳。”

    少年郎思虑的片刻后很是认真的开口道。

    曹得看着少年郎认真的模样顿在了原地,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竟然那人竟然还真的有那个意思在里边,眼下想起那个位置只觉得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

    “这次南征曹家出的力本殿记在心中。”

    “往后还有很多仗要打。”

    “月余前有个新晋的万户侯,他姓陈。”

    “你和他很像。”

    “我大乾和前朝不一样,不吝啬于这些东西。”

    少年郎轻声道,听在曹得耳边确是轰然炸响,封侯二字在耳边回荡,原本最多只是想要一个尚书的位置光宗耀祖,可如今……

    “殿下,这……”

    曹得嘴皮子打着哆嗦。

    “毕竟天下很大,可以分的东西很多。”

    “封侯拜相,也是可以自己挣出来的。”

    少年郎策马上前拍了拍曹得的肩膀轻声道。

    曹得身子轻颤着,

    “对了,临了,洗把脸,别一副乞儿模样。”

    “脸上还有指印,下次记得用手背!”

    少年郎指了指曹得脸上的灰尘,

    转身时开怀大笑道。

    曹得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目光灼灼的老者少年郎的背影,直到那个身穿蟒袍的少年郎消失在视线中,曹得这才瘫软到粮车上。

    “他娘的,这当官也不容易,爵位也不好挣!”

    “一趟回上千里这鞋底都磨破了。”

    曹得望着远去少年郎的背影苦笑出声,脚底板扬起望着破开的大洞中满是泥渍的大脚趾缝隙长吁短叹。

    “他娘的,早晓得今个就不洗脸了!”

    曹得望着铜镜中自己面颊那清晰的指印哭笑不得,就因为这个破坏了酝酿已久的氛围,可着实有些划不着。

    “他奶奶个腿,这趟南征陆陆续续数十万石粮草,加上无数牛马车,差点把大半个家底都掏空了,本以为还得肉疼一阵!”曹得望着看不见尽头的粮车轻声念叨着。

    “如今想来为何还有些欢喜?”

    曹得整个人呈大字型瘫倒在粮车上望着天,嘴角挂着毫不掩饰的笑意,想着想着嘴角竟是流出了哈喇子。

    ……

    当大营彻底空下来时,

    已经天色渐晚,

    天上繁星点点,

    地上火把如龙,

    “白将军,本殿为何往日从未见过这支兵卒?”

    直至此时身穿蟒袍的少年郎这才得了空闲,目光往四处扫去,越过凉州铁骑,最后落到了郡兵行列中望着那全身甲胄,身上披戴各种锐器的数百兵卒有些诧异的开口道。

    要知道如今已经行进了行军三两个时辰,普通步卒已经很是疲惫,可那负重近百斤的兵卒依旧是犹有余力的模样,甚至粗气都没有喘过。

    “这是末将操练的新军!”

    “也是末将给您的礼物!”

    “新军?”

    “嗯!”

    “上党一役初期,所有的郡兵皆是轮番上阵厮杀,几场仗下来都见过了血,而这新军便是末将从郡兵中挑选出来的精锐,皆是骁勇之士,阳谷关外后续埋葬齐兵也是让郡兵轮番动手,凉州铁骑压阵,其余不论胆魄是够了。”

    “前些日子末将正在用魏武卒的标准操练郡兵,十万余人勉强能够到边的不过七千人,半月操练下来便只余下这八百人。”

    白起详细的开口回答道。

    “往后还请殿下调一人为此军之将。”

    “教骑兵之法!”

    “哦?”

    “调人?”

    “其实本殿心中倒是有个现成的人选。”

    少年郎的目光落到了白起身后的诸元奎身上笑意盈盈道,本就是极其血勇之人,更是三品武夫,又曾领一镇凉州铁骑十余年之久,无论怎么看来都是极其适合这个位置的。

    从一镇总兵调去当几百人的统领这不是脑子抽风是什么,何况此番班师回朝论功行赏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算上凉州那些年的情份在里面,这趟回去镇守一方都够了,何苦去做这个区区小将,诸元奎看着少年郎的笑容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还是硬着头皮想要拒绝。

    “殿下,末将……”

    “诸叔,稍安勿躁。”

    少年郎扬了扬手。

    “白将军的标准是?”

    身穿蟒袍的少年郎眯着眼打量着那支兵卒。

    “步胜武卒,马胜凉骑!”

    少年郎闻声怔了良久,

    身后的诸元奎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步胜武卒?

    马胜凉骑?

    重复着白起的话,

    “将军可曾定名?”

    少年郎问道。

    “正等着殿下。”

    “不若,名为“大乾锐士”!”

    少年郎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上辈子一个朝代,同样有一支兵卒以锐士为名,同样听命于白起帐下,明明不是眼前这人创建,可如今确是莫名的吻合,

    似乎历史的轨迹正在莫名的重叠起来,可明明不是一方世界,为何如此奇怪,少年郎猛然晃了晃头将这些思绪抛出脑后。

    “大乾锐士!”

    “大乾锐不可挡之士,攻城拔寨,所向披靡!”

    白起喃喃出声,也不知为何自己总是觉着这个名字莫名的有些熟悉,神鬼怪谈中总是提起人的前世今生,往日总是觉着嗤之以鼻,可很多时候总是莫名的觉得很多事情已经做过一般,明明有很多种解释,可有时候却愿意相信那最虚无缥缈的一种。

    “谢过殿下赐名!”

    “往后这只兵卒便名为大乾锐士!”

    “凉州铁骑所过之处便是大乾边界,”

    “大乾锐士踏下之地皆是大乾国土!”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