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_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不一般的关系-

时间:2021-04-28 16: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林雪邑小说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不一般的关系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安阳这心中越想越不服气,纠结之余直接站起了身,这才又跟着说道:“拓拔哥哥究竟去办什么事情了,”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既然这人不回来,那自己就追上去,到时候见个面,他总不能够再明着躲了吧!

    面对这番话,倒是有些为难旁边的两个小丫鬟,此刻低垂着脑袋,不敢在多家做声。

    “问你们话呢,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安阳一双美目微蹙,这几分不悦的气息。

    如此,丫鬟们连忙跟着惶恐行了个屈膝礼,又跟着说道:“郡主,我们真的不知道,您就不要再为难奴婢们了!”

    他们这些为奴为婢的,又怎么可能过问上头的事情,不明白这逾越吗?

    可越是这样,安阳心中却越发显得有些不服气,“我看你们分明就是不想说,真是胆子大了,居然连我都敢瞒着,给你们点教训你们就不知道厉害!”

    说完之后,这腰间的鞭子突然拿了出来,一鞭子甩在地上,如雷贯耳,吓得人毛骨悚然。

    几个丫鬟们连忙跪了下来,此刻当真是有些欲哭无泪,这才哆嗦着嘴唇再一次说道:“郡主,我们真的不知道!”

    可是,这些话安阳他根本就听不进去,直接高高扬起手,“不知道?那你们可真是罪大恶极,主子的去向都不知,你们还能够做什么!”

    说完之后,这鞭子眼看着就要抽下去,却忽听得一阵呵斥声传过来了,“住手,你这是在做什么东西!”

    李长歌快步走来,先拦在了那些丫鬟们的面前。

    方才经过她都已经看见了,这丫鬟们也没有做错什么,难道是这安阳实在无理取闹。

    哪怕她身为客人,可自己也是这里当家作主的女主人,不能够任由她来胡作非为,欺负自己的人吧!

    面对突然出现的李长歌,安阳却更加不爽了,“怎么?难道你想替他们挨鞭子?”

    “她们没有错,凭什么你要打她们?就算是有错,那也应该是我来罚!”

    李长歌毫不畏惧的迎上了对方的目光,此刻声色俱厉,不容半分后退的余地。

    安阳却不由得嗤之以鼻,双手抱怀,却一副鼻孔瞪着人,毫不客气的讽刺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在我面前叫嚣?识趣点赶紧滚,今日我就替拓拔哥哥教训这些贱奴贱婢!”

    叫的倒是极为亲密,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关系。

    不过李长歌,今日却偏偏不退让,“我可告诉你,如果你才是个样子,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啊!”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叫声,一群家丁直接赶过来,纷纷的站在那李长歌的旁边。

    可是这一幕,却让安阳略显得有些不爽,“哼,居然以为人多势众就可以欺负我,真的是想的太多,既然你要替他们挨罚,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之后,安阳再一次挥舞骑兵,这可是上等的蟒蛇皮做成的,可是真的打在人的肉皮上,估计那伤口好几天都无法愈合!

    没想到对方是如此的嚣张,李长歌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旁边的家丁一时间束手无策。

    谁敢上前阻拦呀?他们也没这个本事!

    家丁还试图劝慰些什么,“郡主,你手下留情啊,这可是夫人!”

    可是,安阳就当没听到这番话语,眼看着那鞭子直接落了下来。

    李长歌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紧紧的闭上双眼,握起拳头,努力的想要承受着这一阵剧痛。

    可就在那一刹那的功夫,却忽然感觉腰间一软,像是被人捏了一把,脑袋又跟着天旋地转。

    旋转了两圈之后,李长歌这才觉得稍有安慰,又忍不住睁开眼睛,多了几分迷惑的气息,“什么情况?难道没有打我?”

    可是这定金一看,让人略微诧异的是,拓拔桁此刻搂着她的腰,气势骇然的站在原地,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安阳,眼眸之中迸发出一抹怒色。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呀?”李长歌略显得有几分惊喜。

    要不是他回来的及时,恐怕这一鞭子的皮肉之苦,自己肯定是逃不了了。

    同样,喜出望外的可不只有李长歌,安阳的一鞭子落空,却没有没来得及计较,反而是看着拓拔桁的面孔,不由得喜出望外。

    这提着一双脚步,就直接兴冲冲的跑了过来,脚挂着笑容,那叫一个热情洋溢,“拓拔哥哥,你可总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是不愿意见我呢!”

    以前的时候,安阳就喜欢缠着拓拔桁,就怕他不耐烦。

    然而,拓拔桁可没有这么高兴了,尽管安阳出现的有些意料之外,可是一想到刚才她想要扬鞭打李长歌的情景,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这才又冷冷的瞪了她一眼,“你刚才在做什么?”

    听到这番质问,安阳却露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这才跟着扭捏的说道:“我能干什么,不过是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点教训而已,哥哥你干嘛护着她?”

    安阳双手抱怀,说的那是一个理直气壮,我是李长歌却不满道:“你这刁蛮任性,究竟是谁不知天高地厚,你心里没点数吗?”

    要不是自己拦着的话,恐怕丫环们挨那一鞭子,就要丢了半条命了。

    一想到那后果的严重性,李长歌都觉得有些后怕,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这才努力保持了平静的情绪。

    拓拔桁再一次将目光放在了安阳的身上,就是不太客气的样子,“她说的是真的吗?”

    很显然对于这一番质问,安阳不服气的同时,显然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和愚蠢。

    这才又跟着双手抱,副理直气壮的说道:“这些丫鬟,一问三不知,实在是过分,我自然是要替你好好教训她们的!”

    这还没有哪一条律例规定,府邸的下人就一定要对自己知根知底,这不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嘛?

    拓拔桁深吸一口气,实在是没有工夫与他继续纠缠下去,这才又跟着呵斥道:“简直是荒唐,先不说她们对错,那也应该交给长歌来管理,与你何干!”

    如此说来,安阳忍不住将目光锁定在了李长歌的身上,多了几分鄙夷和不屑一顾,“她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交给她来处置?”

    “你给我听好了,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你也应当像尊敬我一样尊敬她!”

    拓拔桁这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直接让安阳哑口无言,又连连摇头,“不可能,凭什么,她根本就不配!”

    尽管不愿意相信事实,可是周围人毫不否认的态度,这俨然已经说明了一切。

    安阳双手抱头,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你怎么可以背着我偷偷的娶妻,说好了的咱们要在一起一辈子呢?”

    听到这话,李长歌却率先多了几分不满,连忙看向了拓拔桁。

    不管安阳是否胡搅蛮缠,可是男人对女人这样的承诺,那就意味着关系不一般呀!

    意识到李长歌误会后,拓拔桁连忙跟着解释道:“你别想的太多,童言无忌,说的都是一些宽慰的话,不必放在心上。”

    如此,可是安阳看到这一幕,却是满心的不高兴,直接怒吼道:“哥哥,你怎么能够说话不算话呢!”

    拓拔桁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终归也是有一些交情的,自然是不能够做的太过分,“够了,你也已经不小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带着几分训斥的语气,不过态度还算是较好。

    安阳却有些不买账了,此刻双手抱怀,那叫一个不愿意,“哼,你就知道欺负我,有了她你就忘了我,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早就已经没有了位置?”

    这话说的,拓拔桁略显得有些无奈,又跟着连忙解释道:“你也不要这样了,这么久来还是没有学会乖一点,你若是现在安分,我就给你买爱吃的桂花糕。如若不然,你就直接回去吧。”

    拓拔桁说的倒是干脆果断,可是在旁边的李长歌看着,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他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拓拔桁对她这么有耐心?”

    拓拔桁本就性子清冷,对于一般的女人,基本上都不怎么待见的,可是现在对于这个安阳,却显得格外特殊。

    一时间李长歌的心里也多了几分,不是滋味,然而拓拔桁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样的细节。

    反而是安阳,听到这一番厉声警告之后,既然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离开,毕竟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随即,撇了撇嘴巴,这才无奈的做了妥协,“好吧,我知道错了,拓拔哥哥你就别再生我气了。”

    这态度瞬间大转变,拓拔桁倒是心安理得的接受,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知道错了就好,以后知道该怎么对待你的嫂子了吧?”

    “既然是,既然是哥哥的夫人,那自然是要以礼相待,之前是我的不是,哥哥你就别记在心上了!”

    说完,这一只手拉着拓拔桁的胳膊,居然直接撒起娇来。

    安阳长得本来就机灵,可人如今这么一来,当真是男人见了都要心动的类型。

    拓拔桁点了点头,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心中也跟着多了几分愉悦,“好,这次的事情就不计较了,下不为例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